生命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,我们又何必活得如此认真呢?

2008年11月28日星期五

阿兵哥撞鬼

我说啊:看似鬼故事……实际上呢??

转载自废言辉语:阿兵哥撞鬼(转贴)

说到当兵,就让人联想到鬼故事,

刚好小弟也是在外岛退役(马祖南竿) ,

还记得那度日如年的日子,脑中只有单纯的两个愿望,

第一是赶快退伍回家,

第二是用65K2在后勤官的脑袋上轰一个洞....

不知不觉一晃眼一年过去,

在我以为将平静的结束我的军旅生涯,

却发生了这么一段灵异故事。


时间是某一个下哨的深夜一点多,

由于还没洗澡,所以我决定去大澡堂清洗一下再就寝;

大澡堂是开放式的,一去发现一个学弟正好洗到一半,

学弟很有精神: 『学长好! 』

学弟看到学长一定要有礼貌,

而学长看到学弟一定要先呛一下,

例如: 『干!一进来就闻到满屋的菜味! 』

或是: 『菜比巴,一梯退三步没听过是不是? 』

但是因为本人走温和路线,而且那学弟比我壮我打不过他,

所以单纯的打个招呼就开始盥洗了。

半夜两个大男人坦承相见一起洗澡在军中也习惯了,

但是还是忍不住会偷瞄一下对方大小,

哼!普通货色,

瞄来瞄去忽然我发现,浴室的角落有个不寻常的东西,

没错,就是阿飘。




它是一个人的外型,很老套的长发盖脸,全身白衣略显透明,

坐在浴室角落静静的,垂着头一动也不动......

学弟似乎看不到,依然悠哉的继续洗澡,

人家说:老兵八字轻,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

我害怕那东西会忽然冲过来或是干麻的,

太过紧张的洗澡害我肥皂一直滑掉,

学弟见状后忽然开口: 『学长,你一直捡肥皂,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? 』

我大惊,莫非学弟也发现了?

我: 『嗯....学弟,你发现了? 』

学弟面有难色: 『学长,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样,我没有这样过... 』

不是我想像的这样,看来他应该没有撞鬼的经验,

我: 『学弟,你是第一次吗? 』

学弟: 『不是,学长你不要这样,我会害怕... 』

可能是因为学弟不是老兵,所以八字不够轻看不到它,

我想到曾经在书上看过帮人家通天眼的教学,

听说开通后就可以看得到了,

我: 『学弟,想见识一下吗?让我帮你通一下眼,我会很快的.... 』

学弟遮着屁股: 『不,不,学长你不要这样,我会叫的... 』

看来学弟很怕看到鬼的样子,我安抚他

我: 『学弟不要紧张,第一次可能会害怕,有过几次经验你就会习惯了... 』

学弟: 『学长不要这样,我不知道学长是这样的人.... 』

当然,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有点灵异体质,有时候会看得到,

我: 『喔喔,像我们这种人都要比较低调,你也知道军中很多那个,

被发现很容易被它们缠上.... 』

学弟: 『嗯....也对,听说军中真的很多..... 』

我: 『偷偷告诉你,家豪班长也是这种人喔! 』

学弟: 『 !什么? !家豪班长也是! 』

我: 『对呀!我们常常私底下会互相讨论交流呢! 』

学弟: 『讨论这种经验? 』

看来学弟不知道有鬼压床和鬼上身这种东西,

我: 『就被压还有被上的经验呀.... 』

学弟: 『听起来很恶心耶.... 』

我: 『不会恶心阿,其实被上久了就习惯了,

家豪班长还有教我怎么减轻被压时的痛苦喔!

他说狂骂脏话就可以了。 』

学弟: 『什么?在那个的时候狂骂脏话,不是很奇怪? 』

我: 『对呀,我也觉得很奇怪,所以我还是喜欢用我自己的方法来应付。 』

学弟: 『什么方法? 』

我: 『念大悲咒呀。 』

学弟: 『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你更怪。 』

我: 『哪会怪,而且有的时候遇到厉害一点的,还得要拿道具辅助才可以解决。 』

学弟: 『你们还玩道具阿.... 』

其实因为我和家豪班长想学些降妖服魔的东西,所以我们有买些法器研究。

我: 『说来好笑,我们还有替自己的那一根东西取名字,

家豪班长的那根细细长长的,我们取名叫做服魔剑,

而我的那根就粗粗壮壮,所以叫做降龙棒。 』

学弟: 『你们还替自己的那根取名字喔.....很奇怪耶.... 』

我: 『那会奇怪阿,我们还会互相交换把玩一下... 』

学弟: 『 !还互相把玩.... 』

我: 『对呀,有一次我玩的太高了,不小心把他那一根给弄断了。 』

学弟: 『挖靠!那不就要赶快送医院! 』

我: 『干麻送医院?拿个胶带缠一缠黏回去就好了。 』

学弟: 『什么!用胶带黏回去就好了! 』

我: 『对呀,只不过变得有点歪歪的而已,

老实说我的这一根也歪歪的。 』

学弟嘀咕着: 『大家的不都马是一样,学长的那根当然也.... 』



就在此时,角落的飘很猛然的站了起来,



我紧张的大喊: 『阿阿阿阿,你看它站起来了!

刚刚还垂头丧气的,现在很有精神的站起来了! 』

学弟却撇开头闭着眼睛说: 『学长你不要这样,我不想看那个站起来的样子.... 』



那个阿飘眼神充满血丝,凶狠的盯着学弟看,



我: 『学弟快看阿,他充血着注视着你阿阿阿阿阿.... 』

学弟低着头: 『对不起学长,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这个..... 』



学弟话还没说完,那个猛飘忽然扑向学弟要上学弟的身,

基于学长保护学弟的心态,我怎么可以让没有经验的学弟被鬼上身呢?

顾不得全身的赤裸我朝学弟扑过去并对着阿飘大喊:


『要上就上我吧~~~~~!!!!! 』


学弟见状吓的夺门而出,连东西都忘了拿,

而随着学弟逃去,那个猛飘也慢慢的消失不见了,

总算结束了我这次大澡堂的撞鬼经验。



后记:

我想那个学弟应该会很感谢我那时保护他的行为,

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之后他总是离我很远,

而且也不怎么敢跟我说话的感觉。


linfavourite signature

0 评论:

发表评论